铁路修到我家乡

来源:本站原创 作者:李静  时间:2019-10-25 【字体:

听闻家乡要修铁路了。

我的老家在张家口市沽源县,北靠内蒙,东依承德,南临北京,西接大同,是内蒙古高原向华北平原过渡的地带,属于坝上地区。那夏天的日头,冬天的白毛风,是它最耀眼的标志。许久以前家乡就流传着这样的谚语:“坝上姑娘真漂亮,一面一个红太阳”。那一个个风吹日晒的“红脸蛋”,成了日头和白毛风给坝上人刻下的特有记号。

就是这个被传唱着“风吹草低见牛羊”的地方,离张家口市里有170公里,离首都北京有350公里。早时因路途遥远,车马劳顿,在许多外地人的口中,往往只简单以一个“北”字强调:“北边那个地方”、“往北走的那块”,听上去似乎变的又偏僻又神秘,它本不及南国温润,后不比北地粗犷,却因着交通这亘古的缘由,似乎成了蛮荒之地,而我们就成了从蛮荒之处走出来的人,像小时候看的武侠小说里写的,天下豪强皆出北方一样。

简书里说:从前车马很慢,书信很远。那是感概的一种浪漫,却也是真的很慢。祖母那一辈人,出门基本靠骡子和马,甚至许多新媳妇都是从马背上接下来的;到了母亲那一辈,自行车、摩托车,吱扭吱扭叫着的大巴车,交通工具多了,却依旧走的很慢;等到我这一辈开始走出家乡,大巴已经换成了双层大客,前边还总带个前缀——“豪华大客”。大客是每天早上5点钟发车,每次离家的时候都被睡意紧紧包裹,不想从被窝里出来,尤其是冬天,顶着呼呼的白毛风,那种痛苦,每一个像我一样坐车的人都深刻体会过。

坐着豪华大客到张家口也得近三个小时,到北京近六个小时。坐在大巴上,长长的路途中,闭眼可以感受一段旧长城的绵延起伏。奈何景美路遥,尤其是堵车的时候,一堵就一两个钟头,在此我无数次的盼望过,家乡何时才能修一条铁路,哪怕上面跑的是淘汰了的绿皮车也好,最重要的是,我就不用再赶个大早,和周公生离死别似的去赶那趟进京的早车。

而今,愿望居然实现了,我们那个小小的县城也要修铁路了。那里即将有一条长长的铁轨,延伸在无垠的旷野,去向繁华的都市,亦或和家乡一样宁静的小镇。它的出现,将成为下一辈人新的出行方式,它会连接起更远、更美的地方,让后来人走得更潇洒、来得更自由,在家门口就能坐上火车,去向外面的世界;它的出现,也让我们这些身在异乡游子们的回家路,变得更加顺畅便捷,不再纠结于旅途的辗转颠簸、车马劳顿,能一日千里地回到故土的怀抱。

铁路修到我家乡,这是祖国“跨越式发展”最真实、最直观的体现。而我,作为一名光荣的新京葡官网人,希望有机会能参与到家乡的铁路建设中去,那必将是一生值得骄傲的事!


})();